黃豆豆出演音樂舞劇《木蘭》 從陽剛回歸單純

發布日期:2017-11-24 浏覽次數:819

  采訪者:宋文婷

  被訪者:黃豆豆

  黃豆豆是适合花木蘭這個角色的,剛柔并濟的厚實舞蹈功力飽滿了這個古代巾帼英雄的舞台形象,相當給力。如果說,嬌小的身材乃出演木蘭的優勢,那金戈鐵馬的劇情下,男人天性的蒼勁有力和剛毅氣度也就注定了《木蘭》舞劇中,那一場有關角色命運、音樂和舞蹈的勝利。


  B=《外灘畫報》


  H=黃豆豆


  B:這是你第一次出演女角嗎?中國巾帼英雄人物衆多,為何選擇“花木蘭”進行演繹?


  H:是的。但我所塑造的是最陽剛的木蘭。之所以選擇“花木蘭”,原因有兩個。其一,花木蘭的故事在中國早已家喻戶曉,1998年上映的迪士尼動畫片《MULAN》,更使“木蘭”的聲名遠播海内外,具有了國際性的影響力。其二,中國的很多英雄人物在心理上都存在着一種失衡,那就是,精忠報國卻難全家禮孝道。唯獨花木蘭這個角色,既替父從軍盡孝,又奮勇激戰護國,這是中國傳統道德思想絕對值得歌頌的地方。


  B:身為編舞,整部舞劇最讓你有創作發揮空間的部分是哪些?


  H:這部舞劇被分成了上下兩幕,反映的正是木蘭在氣質上截然不同的兩面特性。上半場,家中的木蘭是父親的好女兒,單純且真誠地面對鄉鄰好友。下半場,家中木蘭轉變為軍中木蘭,成了一個铮铮風骨的将士,從進軍營的那一刻開始你就可以看到,無論是裝束還是舉手投足間,女性化的特質俨然被完全隐藏在厚重的盔甲之下。通常,很多曆史英雄一出場就定格在帝王将相、世家子弟的身份之上,而木蘭這個人物,正是因為經曆了從小兵到将軍這樣一個成長、轉變的過程,所以不論從編舞還是主演的角度來看,木蘭這個角色都給予了我極大的創作和表演的空間。


  B:在轉折點找到了心靈與精神的出口?


  H:是的。木蘭雖然是女人,卻最終率領一群男人戰勝了另外一群男人,可以說是比男人更男人的将軍。可貴的是,她淡泊對待皇帝的賞賜和爵位。國有難,義無反顧。但當一切又回歸平靜後,木蘭選擇“脫我戰時袍,著我舊時裳”,重新回到了父親的身邊,親手為父親倒上一杯茶,再次回歸天性中的單純。當我選擇舞蹈的同時也選擇了忍受孤單,在孤單中思索、在痛苦中創作。關鍵是,當你成功之後能否還繼續永葆最初的那份平常心,堅持做最真實的自己。


  B:此次和真琴翼演對手戲,她最讓你欣賞的地方?


  H:和真琴翼合作很愉快,我很欣賞她的表演,相當成穩。我演出時會比較忘我,台下工作人員有時候拍出來的照片會看到我的嘴巴張得很大,或是剛好閉眼。但很奇怪,真琴翼的每一張照片都在她的最佳狀态,大到她的起步落地,是左腳先邁還是右腳先跨,小到一個眼神、笑容以及回眸,幾乎每場排練、演出都是一樣的。我相信除了正常排練,她私下肯定下了不少苦功。


  B:全劇中最讓你驕傲的中國元素運用有哪些?能否舉例說明。


  H:那真是太多了。比如說,整台舞劇的化妝與造型。如果你近距離觀察我們眉宇間線條的走勢,就不難看到中國京劇臉譜的影子。其次,從軍的劇情必然會有幾個武戲打鬥的場景。通常的舞劇和舞蹈對戰争場面的處理,多采用整齊的集體舞為表現形式。我們希望《木蘭》這部戲的打鬥設計能有一些創新,所以将大量中國動作片和傳統武術的元素引用到舞蹈的編排中來。


  B:音樂是一大亮點,所有曲目都是為該劇度身原創的?


  H:這部音樂舞劇中所有的音樂和歌曲都是根據劇情需要特别創作譜曲的。日本優秀的音樂家東儀秀樹先生,出生于日本宮廷的雅樂世家,他從小也接受西方音樂的熏陶,借此機會把雅樂精神和西方作曲體系很好地融合在一起進行創作。本劇的導演是日本著名的舞台劇導演上田遙,他所帶領的日方團隊對中國文化和藝術的尊重,讓我深受感動。


  B:能否透露一下未來三個月比較重要的一些演出信息?


  H:接下來比較重要的工作是,把世博主題秀《城市之窗》錄制成DVD的版本,也算是我們對上海世博會的一份獻禮。大家如果有機會看到這個主題秀的話,會發現很多閃光點:360度魔方式的投影舞台、國際性的獨創演出空間和劇場環境的操作模式……作為一個新上海人,《城市之窗》可以說是我個人對上海的理解以及情感沉澱真實融合的一部作品。

來源:北京文藝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