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彩旗不介意被質疑說早熟 不接楊麗萍的班

發布日期:2017-11-24 浏覽次數:2062


  采訪者:高宇飛

  受訪者:小彩旗

  馬年春晚,小彩旗化身“時間女”在舞台上連續旋轉4個小時,“轉這麼久太殘忍”、“零點沒給小彩旗鏡頭”等話題都引發觀衆熱議。近日,小彩旗接受記者記者專訪,對于專家說她旋轉不暈有“技巧”,小彩旗澄清說所謂的技巧不存在,轉多久确實都不暈,“極限”隻在體力上。對于網友曝出的一些争議,15歲的她心态淡定得超乎年齡,她說:“大家說夠了,自然會停下來,每個人看事物角度不一樣,所以不可能都理解你。”


  小彩旗,原名魏彩琦,幼時更名為楊彩旗,1999年1月24日生于雲南,為著名舞蹈家楊麗萍的外甥女,楊麗萍妹妹、畫家楊麗梅之女,家鄉為雲南大理雙廊村,常居雲南昆明跟随楊麗萍舞團學習舞蹈。小學時,小彩旗因為巡演結束了正規學校的學習,由家教授課,學習四書五經、繪畫、舞蹈、英語等。


  談旋轉


  沒有技巧真心不暈


  春晚後,圍繞“小彩旗是如何做到旋轉4小時”的“科普帖”湧現網絡,在北師大取得神經生物學碩士學位的耿志濤專門解析稱,轉圈引起的暈眩源自于神經器官前庭,裡面生長着很多水草一樣的小毛毛,我們頭一動,這些“水草”就跟着晃,他表示這種眩暈不可靠天賦和訓練避免,旋轉了4個小時的小彩旗停下來時很可能會感到暈眩。記者記者追問小彩旗,停下來一點都不暈?小彩旗回應:“真心不暈!如果是我做不了的事情肯定不會去做。”小彩旗稱1歲多的時候坐在椅子上,就喜歡被人推着轉,起來還走得穩穩的,姨媽楊麗萍發現了她的“天賦”就開始培養她的旋轉,“從小到大,我坐車看書也不會暈”。


  有網友“揭秘”小彩旗轉圈不暈的技巧,稱她是靠睜着眼睛盯着天花闆,以及保持勻速旋轉。被問是否有一些後天訓練的技巧在,小彩旗稱:“真的沒有技巧,其實普通人睜着眼睛看着天轉會更暈,我也沒有勻速,越到零點轉得越快。”目前小彩旗稱自己的極限是4個多小時,而這個極限跟“頭暈”無關,主要是體力上的極限,“我的唯一訓練方法就是耗到時間到,然後休息,吃飯。如果體力跟得上,以後還可以往上加,就像跑步得練肺活量一樣。”


  談春晚


  姨媽因沒鏡頭生氣


  對于許多網友為小彩旗抱不平,認為旋轉4小時太殘忍一事,小彩旗此前曾在微博上有一個“官方”版的回應,稱在春晚轉4個小時是一種修行,也是挑戰自己的極限。你真的是這麼想的嗎?追問下15歲的小彩旗堅定說道:“是啊,在我看來,這是一種禅定的狀态,那時内心很平靜,可以去想一些平常感覺不到的東西”。


  姨媽楊麗萍信佛,小彩旗稱自己可能受到了影響。被問這4個小時她在想些什麼,小彩旗調皮地大笑:“這是秘密,我不告訴你。但是那會兒精力很集中,不會注意到肚子餓、想上廁所之類的事。”


  被問以旋轉方式演繹“時間”的意義,小彩旗稱這個創意在春晚前就有了,此前在楊麗萍《孔雀》巡演中,小彩旗就一場轉2小時扮演“時間”,她說轉圈代表四季輪回。同樣也是在《孔雀》巡演時,導演馮小剛前來觀看,和楊麗萍溝通過,才敲定了小彩旗在春晚的亮相。而零點時小彩旗停下來的時刻導播沒給鏡頭,姨媽楊麗萍挺生氣,小彩旗反倒很淡定:“我也是後來知道的,沒事,上春晚就挺好了”。


  談姨媽


  不是楊麗萍接班人


  4歲多就跟着楊麗萍各地巡演,和楊麗萍在《雲南的響聲》表演雙人舞,一起在某衛視(湖南)春晚共舞《春》,小彩旗此前曾被傳是楊麗萍《雀之靈》欽點的“接班人”。對此小彩旗否定說:“她的接班人挺多的,我們舞團的很多人都有機會。但是将來不會有第二個楊麗萍,她有自己演繹舞蹈的方式,跳了40多年才有那樣的感覺,不是每個人都能表現她的孔雀舞精髓”。


  “姨媽讓我感悟大自然,比如小燕子劃過水面留下什麼、一朵花開放是什麼神性。但我目前的理解還比較膚淺,這些都要時間去沉澱”。小彩旗稱楊麗萍也沒有“手把手”教自己,“我把她的視頻扒下來,加些自己的東西練熟了,再拿給她看,去改。”


  在小彩旗眼裡,姨媽楊麗萍既是嚴厲的老師,也是家人和朋友,“小時候練舞時自尊心強,她訓斥我我會哭。藝術方面她很嚴格,追求極緻,認為舞蹈家必須做到完美”。而在其他方面,楊麗萍對小彩旗的培養是“放養式”。對于未來,小彩旗說道:“我現在非常熱愛舞蹈,以後如果因為什麼原因不能跳或者不想跳了,也會坦然。”


  談質疑


  說我早熟也沒事


  春晚後走紅,小彩旗也被網友扒出一些微博濃妝照,有人稱其十分早熟,對此小彩旗淡然說道:“其實我也算早熟吧,因為巡演的原因,小學沒能在一般學校讀書,除了靠家教教語數外,姨媽也會安排我學習繪畫、音樂、舞蹈等藝術,離開家,在外會比較自立。但是他們理解的叛逆、浮誇是不存在的,比如有張濃妝照是複活節要扮‘吸血鬼’妝容,私下我會素顔。”而對于網友曝出她有28歲的男友,小彩旗澄清:“我們兩家關系很好,經常開玩笑而已。”


  楊麗萍此前帶小彩旗上一些綜藝節目像《天天向上》、《天下女人》,對于“靠姨媽”一說,小彩旗直言:“當然有她我才能做我喜歡的事,認識很多人,接觸藝術。她給我指明路少一些挫折,她不帶我上電視,可能沒有人知道我。但是沒有這些我也照樣繼續活。”


  和15歲的小彩旗對話,天真的她不時迸發一連串笑聲,但談到一些問題,她卻透出一股成熟。她說更喜歡别人叫她“彩旗”而不是加一個“小”字,對于所有争議,親友急得跺腳,她卻很淡定:“其實大家說夠了,自然會停下來,每個人看事物角度不一樣,所以不可能都理解你。而對于名氣這個東西,該來就會來,有人說你好或者不好,說明受到關注,但我也不會飄飄然”。


  對話小彩旗


  不是腦殘粉喜歡實力派


  記者:從《孔雀》到春晚,已經轉過那麼多圈,不會厭倦嗎?


  小彩旗:不會厭倦,轉圈相當于别人跳舞,就是轉着玩兒。如果去申報吉尼斯世界紀錄,去比賽或者拿名次什麼的,就沒意思了。


  記者:春晚中間,導演說你累了可以停下來,為什麼不停?


  小彩旗:因為我覺得時間不能停,我隻在喜歡的事上才堅持。生活中是個矛盾體,挺糾結的,有選擇強迫症,喜歡别人做決定(大笑)。


  記者:小時候就沒去學校讀書了,不會覺得遺憾嗎?


  小彩旗:姨媽說會算數、能識字就可以了,一直在巡演,隻能自學。可能學校的孩子會羨慕我,我也有羨慕他們的時候,但是不能那麼貪心。


  記者:你平時怎麼自學,比如英語?


  小彩旗:小時候姨媽會讓我背詩歌,我也會看書。英語我會看電影,還有美劇像《生活大爆炸》、《始祖家族》、《吸血鬼日記》、《綠箭俠》,自己練。


  記者:不巡演時待在哪兒?一天如何安排?


  小彩旗:在雲南,跟随舞團每天練習。過年的時候在雲南大理雙廊的家裡,按照風俗送本主、見觀音,去“青廬”喝茶,然後練習烹饪,還做了椰絲球給粉絲。


  記者:你會去看其他舞蹈嗎?


  小彩旗:會看雲門舞集的《九歌》,還有《大河之舞》什麼的。之前看過一個9歲小女孩跳得也太快了,像電鑽一樣(笑)。但是大家的旋轉都不太一樣,我覺得好的舞者都值得學習。


  記者:春晚看到李敏鎬了嗎?會追星嗎?


  小彩旗:彩排時看到了,但我不屬于腦殘粉,一直很冷靜。我不喜歡奶油小生,比較喜歡實力派,像尼古拉斯·凱奇,中國的湯唯、楊紫瓊。


來源:京華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