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在意别人眼光我就不會走到今天

發布日期:2017-11-24 浏覽次數:3279

  采訪者:劉玮

  受訪者:金星


  演藝圈裡,金星絕對是嘴巴上最不能被貼封條的人,“有人概括了世界上有四種毒,金星的嘴就是其中之一。”對于觀衆而言,金星是“毒辣”的、“直接”的。而金星坦言,這就是她要的風格,“金姐青年的時候是靠腿,中年的時候是靠嘴,等我老年的時候是靠思維。”


  在安徽衛視正在播出的新一季《超級演說家》中,她一如既往用各種“花式嘴炮”作為保衛導師席的武器,不留情面地抨擊樂嘉“好色、花心、不說人話”。不僅樂嘉一人無數次中槍,金星的殺傷力範圍也極為廣闊,面對選手女追男的八年愛情長跑,金星給出一針見血的金句:“如果男人和你談戀愛,談了六七年還不求婚,趕緊分手。那就是耗着,但還沒找到好的下家。”


  盡管被帶上了“毒舌”的标簽,但金星并不在意,她說,每個人都有360個維度,而“毒舌”僅僅是她的一個側面。再說,她又何時在意過别人的目光和評價,她不過是一直在做自己,“做自己對我來說是最容易的事,我一輩子都在做自己。”


  愛情


  年輕時要瘋,老了全在生活裡


  記者:你在《金星脫口秀》中和周迅聊愛情那一段讓人印象深刻,你喜歡的愛情類型是什麼樣的?


  金星:我老公當時跟我求婚的時候,是在哄完孩子睡覺,我倆去超市買東西,挑尿不濕時,他說明天我們兩個結婚吧。我想,這就算求婚了?盡管這個求婚看起來不太浪漫,但後來我發現,我老公挑選的這個地點的寓意也不錯,就釋然了。我覺得什麼年齡段對愛情期待也不一樣,年輕時轟轟烈烈,大了潤物無聲,慢慢滲透在你生活裡。年輕人為愛情瘋狂一下,或是為愛赴湯蹈火,都挺好。


  毒舌


  隻是個标簽,我不接招就得了


  記者:你對大家給你的“毒舌”标簽在意嗎?


  金星:無所謂,别人眼中的我是什麼樣子的,我從來不在意,我自己知道自己是個怎樣的人就好了。“毒舌”隻是個标簽,我不接招就完事了。我要是在意别人的眼光,我會做到今天嗎?


  節目形态各異,但我還是我


  記者:你之前也做過不少的綜藝節目,這次《超級演說家》是語言類節目,覺得有何不同嗎?


  金星:沒有不同,就是節目形态不一樣,我還是我。比如之前有的節目是關于舞蹈的,是我的專業。《超級演說家》中我雖然是導師,但也學習到了一些東西。


  記者:你在開播時,說自己是奔着窦文濤去的?


  金星:窦文濤的思路非常缜密,他和魯豫我都很欣賞。他倆雖然都是體制内訓練出來的主持人,但他們能慢慢擺脫模式,形成自己的風格,這一點我覺得很不容易。天下那麼多主持人,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樣子。新聞主播不能隻是形象漂亮、字正腔圓,而應該首先是個有觀點的人,隻會念稿子的人與機器無異。


  記者:在四位導師中,你給自己怎樣的定位?


  金星:沒有,節目中的風格就是保持自己的本真。而且幾個導師的風格也完全不同,比如樂嘉是研究演講的,他可以從選手的演講判斷出人物性格,這是他的專業;魯豫做了這麼多年談話節目,她有自己對人物判斷的一套體系。這些對我做脫口秀也有幫助。


  什麼叫會聊天,有觀點才對


  記者:關于做導師的問題,你也說過,有些演員做導師不太靠譜,你覺得演員都不太會說話?


  金星:演員一般說的是台詞,平時不見得會說話。(你覺得什麼樣算是會說話?)會說話也不是伶牙俐齒、巧舌如簧,而是要看說的有沒有觀點,如果沒有觀點我認為就是不會說話。


  記者:在之前的節目中,樂嘉被看做是節目中的“毒舌”,和你的風格其實有點像,你倆在節目中有什麼碰撞嗎?


  金星:我們是想通過一檔演說節目發現有潛力的人才,這是節目的宗旨,不是為了幾個導師之間你争我鬥。如果是一檔純粹的綜藝節目,那可能會有一些導師間的娛樂元素介入,但這個節目還是傳遞正能量的。樂嘉在節目中依然很毒舌、很麻辣,我就保持我感性的東西,我女性的直覺。我不是演講圈的人,不會用發言、遣詞造句這些專業上的東西去衡量選手,我就是以一個普通觀衆身份去聽,能打動我的演說就是好的。


  記者:什麼樣的聲音能打動你?


  金星:發自自己的聲音,說自己想說的事情,如果隻是傳聲筒一點意思也沒有。


  我是很愛交流,但不愛說話


  記者:平時生活中,你是一個愛說話的人嗎?


  金星:我算不上是愛說話的人,但我是個愛交流的人。我的“度”把握得很好,不該我說話的時候我不會說。我選擇上節目的标準就是,不要改變我就好,這是我最看重的,可能這也是很多節目喜歡我的原因,我在節目中也是想做自己。做我自己一點都不難,我一輩子都在做自己。真實是最重要的,誰能比我更真實呢?


  記者:很多時候你還是會流露出尖銳、犀利的一面,你覺得自己算是一個強勢的人嗎?這認為做導師是好事嗎,還有什麼需要改變的地方?


  金星:我沒什麼可調整的。再把話說明白了,這裡是魯豫的主場,我沒必要那麼鋒芒畢露的。誰的一畝三分地誰還不明白嗎?而且我也确實是想來這個節目自己存貯一些儲備量的。


  記者:在你自己的脫口秀中,你選擇嘉賓有什麼标準嗎?


  金星:要我感興趣的人,或者他身上的話題我感興趣,不然我沒什麼可聊的。上我訪談節目的人,心理素質要好,因為我真不是按章法出牌的,敢上我節目的嘉賓都是心底比較坦蕩的人。


  語錄


  把你們的眼淚收起來,要哭回家哭。中國的選秀舞台上太多的煽情,無奈的煽情,假情的操作,把(選手)家底撈啊撈啊……我走到今天,沒有在公衆面前流過眼淚,眼淚不好使的,站在舞台上你要用真誠來打動我,在中國的選秀舞台上有太多廉價的眼淚和同情,把這些都收起來。通過電視直播告訴全國選秀節目,别玩貓膩,選手的私生活也好,個人背景也好,這些全是無稽之談,靠實力……


  我覺得今晚比賽的樂隊效果跟春晚比好多了,如果他們都能跟今天的比賽一樣,那春晚就有戲了。


  我跳舞跳了幾十年,那些明星怎麼可能兩天就能跳好舞,開什麼玩笑,藝術家和明星根本就是兩碼事。


  随便怎麼說,你說我麻辣燙都可以!在其位謀其政,我來做這個工作就要盡責!我金口玉言難開,能得到我指點是上輩子造化。别給臉不要臉。

來源:北京文藝網

返回頂部